| 设为首页 |

布鲁斯特:一直想回归KHL

性情 时间:2018-11-24 浏览:
KHL联盟最有魅力的门将的回归引起了球迷很大的关注。 来自加拿大35岁门将在KHL联赛中先后效力于大熊、猛犸和老鹰队。结果,新球队,新国家进入门将职业生涯上。 巴里-布鲁斯特接受了KHL记者的采访,谈到了对于到中国搬家,首场比赛的感受。 布鲁斯特一来到

布鲁斯特:一直想回归KHL

KHL联盟最有魅力的门将的回归引起了球迷很大的关注。来自加拿大35岁门将在KHL联赛中先后效力于大熊、猛犸和老鹰队。结果,新球队,新国家进入门将职业生涯上。巴里-布鲁斯特接受了KHL记者的采访,谈到了对于到中国搬家,首场比赛的感受。

布鲁斯特一来到昆仑鸿星队,就成为万科龙主力门将,同时为中国球队首场首秀帮助球队拿下胜利,值得一提的是那场比赛昆仑鸿星客场对强大中央陆军队交锋!前天昆仑鸿星队主场轻取迪纳摩明斯克,本场比赛布鲁斯特差点完封。

记者:巴里,中国成为您的第八个出场比赛的国家。您认为在您的职业生涯中这件事有异国情调?

布鲁斯特:我认为,中国与其他国家文化相比,差异很大。但是暂时我没有感觉到它,因为我们球队有不少北美球员,在更衣室英语是主要语言,气氛也挺好,更衣室的玩笑大家都能听懂,我非常满意在这边待着。

记者:除了刚刚您提到的文化差异很大,还有概念另外一个概念,叫“文化震荡症”。有的人来到中国会感到一种疑惑的感觉。那您来到中国后感觉怎么样?谁帮您适应?

布鲁斯特:全队帮助我适应。 我不会把这件事称为“文化震荡症”,与其说文化震荡症, 不如说一种经验。终于,我都35岁了,而且您刚刚提到的是我已经在八个国家出场了比赛,什么都不会让我感到休克。这就是生活变迁,而是一个我很喜欢的生活变迁,是我寻找的。在与球队签合同中,我恰好想到,一个新的国家,新的城市,了解新的文化是挺不错。最终这些我都有,我很满意。

记者:哪涉及到新的冰球水平?您是归回到KHL,您在以前联盟冰球水平和KHL有巨大差异。

布鲁斯特:这件事也挺好。我一直想归回KHL,因为KHL,是联盟水平和瑞士,德国联盟都比不了。比赛组织,冰球,各方面水平都很高。我很高兴得到归回联盟的机会,而打算好好把握我的机会。

记者:您怎么融入球队?

布鲁斯特:这要感谢球队,他们让我更快更简单的融入到球队。我运气真好,所有搭档都挺好,他们和我马上就接触,帮我适应。首场比赛我感受他们的支持,看到他们是怎么战斗,所以最终我们大胜中央陆军。我觉得,本场比赛胜利加快我的适应过程。

布鲁斯特:一直想回归KHL

记者:对的,本场比赛胜利很引起轰动,虽然你们以4-1领先,但在末节差点就输掉了。在本场比赛的末节留给您了什么影响?

布鲁斯特:主要是,球队在艰难时刻,保持团结。可能, 直到今天本场比赛是我们表现最佳的一场比赛。我们投入很多,而也让对手攻防两端无果。我个人,承认说,本场比赛我有点生锈了。毕竟我大约在8个月时间没有打冰球,所以对我来说那场比赛是我的一大挑战。对手越强,胜利越大,本场比赛我十分满意。

记者:您是全世界最爱打架的门将之一。一般门将在发生冲突情况下都不参与,但您不是这样。打架激情从哪里来的?

布鲁斯特:我就喜欢能够承担起责任。如果有人打我或撞我,我不需要搭档的帮助,我能保卫自己。您知道,打架是有危险,如果搭档在卫我时受伤,我会感到难受。所以最好我自己来。

同时我会保卫所有搭档,因为我知道,他们也会卫我。总的说来,责任和自尊心很关键。再加上,我身体并不是脆弱的,所以对我来说打架是没有问题的。

布鲁斯特:一直想回归KHL

记者:您还有一个特点,抢球。您经常会离开球门抢对手的球,那个风格是怎么来着呢?

布鲁斯特:有可能问题在于我固执性情或因为以前一直没听主帅的指导?说实话,有可能是因为我很完才当成门将。以前我不是在门将,而是滑冰者。现在我都不记得怎么转型为门将,但肯定是比其他人还完。所以,我比其他门将学习得长,提高控制球技巧,抢球,传球等等。我把这些技巧在新位置上继续使用。

顺便说,在北美像我这种门将都可以得到赞美和鼓励,欧洲不是,在北美认为如门将会用球杆是有好处的。这边门将用球杆不行的原因,该是在教练要求存在的。但后卫,这是我一定知道的,很喜欢门将的帮助。他们会少一点冲撞,推人,挤人。我很喜欢帮助他们,像他们帮助我一样。

记者:在您的Instagram,大部分照片上都是约克夏犬。他是和您一起旅行吗?

布鲁斯特:一般他都是在我身边,但今年我不得不留在家里。现在他在我父母那边。父母很高兴,因为他们又能够照顾。日前我给爸爸打电话,问他了我小狗怎么样。爸爸说,一切都好,大家都幸福。但我很想他,以前不论去哪都会把我的小狗带在身边。

布鲁斯特:一直想回归KH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