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企业发展对于中国经济改革开放四十年的重大贡献和意义

探险 时间:2018-12-08 浏览:
从1978年的冬天出发至2018,中国经济蓬勃而发,走过了波澜壮阔的四十年。四十年间,企业和企业家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他们创造了天量的社会财富,也推动着经济和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企业家们对商业文明和商业伦理的坚守与传承,则让这一艘经济巨轮始终沿着

从1978年的冬天出发至2018,中国经济蓬勃而发,走过了波澜壮阔的四十年。四十年间,企业和企业家发挥着无可替代的作用,他们创造了天量的社会财富,也推动着经济和社会不断向前发展。企业家们对商业文明和商业伦理的坚守与传承,则让这一艘经济巨轮始终沿着正确的方向前行。

本届观察家年会的主题是行稳致远。以“行”见证中国经济的四十年变迁,以“稳”总结中国经济在全球命运共同体中所展现的卓越成绩,以“致”凸显中华民族团结的意志与决心,以“远”展望中国未来的发展与格局。

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际,我们向这样一批企业和企业家们致敬:他们历经岁月检验却依然风华正茂,他们是未来时代的报时者,更是未来经济的造钟人。现在,未来已来。

在经历四十年风雨无阻的长跑之后,如今包括海尔、华为、OPPO等等一批中国品牌已然随着他们的产品出海而蜚声世界;以阿里、腾讯、京东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正在成为世界互联网发展的重要引领者;一批新消费与新科技公司们正在通过其卓越表现佐证优质商业的价值;金融、地产领域同样诞生了一批有理想有抱负的企业,他们定义行业标杆,他们积极践行自己的社会价值;与此同时,那些跨国巨头们在中国市场的卓越表现,不仅无声间说明了他们对于这一市场的期许,反过来还进一步佐证了这片土地始终没有停歇的改变。

2018年,中国已经进入一个新时代。在新的历史方位之下,作为重要参与主体的企业家们也在重新定航未来发展方向。如何寻找到新的机遇,如何贡献新的价值,是每一个渴望突破自己的企业都无法回避也必须回答的命题。

在通向未来的赛道上,我们一定会看到更多这样的公司,所有的产品、服务和管理之策,或许会随着时代的转变而过时,但是,企业和企业家却始终打着时代的标签和烙印——他们永远不会过时。——这样的企业总能够跳出当下的局、发现背后的势,甚至超越周期,不断完成自我的改变和演进,行稳致远,基业长青。

作为经济运行微观层面的重要组成部分,企业对于经济发展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土地、资本、劳动力等重要生产要素固然对于经济发展起到重要的贡献,但最终还需要适合和有效的生产关系和生产环境将这些重要的生产要素组合在一起,创造出真正的产品推动经济发展。从这个意义上讲,作为将各种要素组合在一起的一种重要方式,企业对于经济发展的重要作用意义不言而喻。

诺贝尔奖得主科斯教授在其开创性的关于企业本质的制度经济学重要著作中指出,企业的存在既不是完全偶然的,也不是不受外部环境所限制的。

一方面,企业的存在的本质在于,企业能够降低人与人之间合作的难度和交易成本,从而推动经济活动中分工与合作。 而分工与协作恰恰是古典经济学说推崇的贸易理论在一国经济内部的反映和体现。无论是“绝对优势理论”还是“比较优势理论”,贸易理论指出国与国之间的贸易和交流一定可以提升贸易双方的福利和经济发展。与此相类似的,企业发展所引发的进一步深入的分工与协作,可以促使每个个人都更加专注于自己最具有优势的领域,从而提升整个合作过程中的产出和提升劳动生产率。从这个意义上说,企业的出现和企业组织形式的不断演进,在不断推动人类的经济发展和技术创新。

一方面,包括企业的存在催生了诸如蒸汽机,火车,汽车,飞机在内的现代交通手段的发展,扩展了人类的生存半径和生活半径,扩大了人对于物理世界的了解和体验。 另一方面,交通手段的扩展极大地放大了企业和企业家们的想象空间和运营空间,为人类经济史上形成全国性乃至全球性的企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这种企业经营范围的扩大,又进一步推进了人际之间的合作和职业分工的进一步分化,从而进一步提升了经济中人力资本的价值和贡献。

过去半个世纪以来的现代通信技术的发展,再一次颠覆性地改变了企业经营的方式和人与人之间分工与合作的方式。 大量的劳动力可以通过现代通信技术在甚至从没有见过面的基础上展开广泛和深入的合作。 这种广泛和灵活的合作方式,不但释放了大量之前因为地域限制而未能有效地参与到经济发展中的劳动力,而且为已经参与劳动力市场的工作人员提供更加灵活和有满足感的工作方式,同时进一步提升其劳动生产率。

而企业的组织形式、生产效率、创新能力,有可能直接影响甚至决定了一个国家的经济在全球发展大潮中是否能够成功地发现机会、利用优势成长发展,乃至领导全球。

纵观全球经济发展,企业赋能与产业组织演进无疑对各个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发展和科技进步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与此同时,那些发展比较成功的经济体,往往也是对企业和企业家比较尊重,而企业和企业家又能够担当其被历史和社会所赋予的责任的国家。

荷兰受益于以股份制为代表的金融创新,孕育出新一代从事全球航海探险和贸易的航运和贸易公司,其中具有代表性的荷兰东印度公司,不但为荷兰在远东地区的影响奠定了长期的基础,而且为后来英国的东印度公司提供了前车之鉴。

之后的全球经济霸主英国,不但把企业的经营创新能力发挥到了极致,而且利用这种现代企业制度所引发的创新能力,在航海术、印刷术、蒸汽机、铁路公路等当时领先技术方面取得重大突破,从而形成和确保了其长期“日不落帝国“的全球霸主地位。

而之后美国的经济发展,更是和其长期鼓励创新创业,鼓励企业自由发展的文化和价值体系密不可分。美国总统柯立芝曾经在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发表过一个之后被长期传诵的重要的演讲,提到美国和美国人最重要的事业就起企业发展(The Chief Business of of Ameri-can People is Business)。这种表态无疑对于美国二十世纪二十年代经济的飞速发展和其在全球不断提升的影响力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即使是对于目前看来经历了所谓的“失落的二十年”的日本,在其经济称霸全球的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也非常看重企业组织形式和企业发展对于经济发展奇迹的重要作用,逐渐孕育出和日本本国政治经济法律环境所协调的诸如“株式会社”“企业集团”“终身雇佣制”

“年功序列制”等企业制度,并诞生了一系列在全球范围内有重大影响的实体企业,商社,和金融机构。

和这些曾经的全球经济领先者的经历所类似的,是在过去改革开放四十年中国经济发展的奇迹,其实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对于企业,和企业家的保护和尊重。

无论是最早的联产承包责任制,还是之后的鼓励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其实都是对于有创业精神和能力,对于美好生活有更强追求的勇敢的尝鲜者和企业家的保护和鼓励。 而之后随着股份制的逐渐推行和中国资本市场的逐步发展,这种以制度为保障的保护和尊重企业家发文化更是在中国大地进一步生根发芽茁壮成长起来。

中国过去四十年经济发展的奇迹,很大程度上就是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发展的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