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冬霾”是怎样炼成的?起底内地治霾困局

内地新闻 时间:2018-12-09 浏览:
寒冬已至,恼人的雾霾再次成为一个大家绕不开的话题。《凤凰周刊》2017年的一篇报道,对冬霾治理的总结,至今看来仍有借鉴意义。 接到新一轮重度雾霾即将到来的气象预警短信后,北京市民钟宁终于忍无可忍,连夜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天一亮,便带着妻子和一岁

  寒冬已至,恼人的雾霾再次成为一个大家绕不开的话题。《凤凰周刊》2017年的一篇报道,对冬霾治理的总结,至今看来仍有借鉴意义。

  接到新一轮重度雾霾即将到来的气象预警短信后,北京市民钟宁终于忍无可忍,连夜收拾好行李,第二天天一亮,便带着妻子和一岁多的女儿踏上了“逃离雾霾”之旅。

  “去哪儿不重要,只要一直往南走,到没有雾霾的地方停下就可以。”坐在南下的动车上,钟宁这样计划。然而当他发现,在飞速行驶了4个小时后,动车仍然没有从霾区突围时,对霾的恐惧感再度加剧。

  最终,钟宁一家抵达厦门,却发现连这个昔日一尘不染的东南沿海风景旅游城市,也在讨论着当地雾霾为何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同样决定“避霾出行”的苏莹,则选择带着一个月内“过敏性咳嗽”反复发作多次的女儿到东南亚吹吹海风。因为她早已发现,这个冬天,原本仅属于北方部分地区的雾霾问题,已经成为全国人民的共同话题。打开手机里的空气质量指数APP,地图上经常呈现连片的暗红色。从东北的白山黑水到海南岛椰林沙滩,从天府之国四川到港澳台,大半个中国都陷入严重的空气污染。国内似乎已经“避无可避”。

  为了赶早班机尽早脱离雾霾,苏莹一家天不亮就奔向首都机场,然而到了高速公路收费出口,眼前的景象令她震惊。尚未消散的夜色里,伸向T3航站楼出港大厅的高架桥上,排满了一列列看不到尽头的小汽车,灰黄色的雾霾中,一只只车尾灯闪烁着昏黄、暗红的光线,似乎透出车内的主人那期盼离开、焦虑到望眼欲穿的心情。

  “有那么一刻,我竟恍惚产生了世界末日大逃亡的幻觉。”苏莹说。在此之前,她只是觉得越来越严重的雾霾对人们的身体健康带来了严重威胁,眼前的景象让她确信,雾霾还在人们的情绪和心灵上笼罩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让大家对未来生活的信心遭遇重挫。
 

\

  雾霾,特别是冬季雾霾普遍未见好转,部分城市甚至有演化为“气象灾害”之势,已经成为目前中国大气污染治理难以回避的核心问题。

  随着雾霾不断漫延,连心态最平和的人也坐不住了,纷纷质疑最近几年来,空气污染究竟是否好转,如此频繁大范围的重污染天气,问题到底在哪里。人们发现,答案比充满了灰霾的空气还模糊。唯一可以确认的是,短期内摆脱雾霾几无可能,对中国人来说,治霾,既是一场攻坚战,又是一场持久战。而这场与雾霾的“肉搏战”,也许才刚刚开始。

  冬霾已成常态?

  这个冬天,中国很多地方,特别是京津冀地区,经历了多次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大、污染程度极其严重的雾霾天气。多地空气污染指数反复爆表,高速公路和机场航班交通受限。

  “冬季严重雾霾使很多城市的空气质量改善进度受阻,今后大气治理应更加重视冬季的特殊情况。”上海青悦的负责人刘春蕾曾说,“同时未来的空气治理面对的挑战会越来越大。”

  今冬的雾霾让人们回忆起2016年末至2017年初那个冬天的几轮重度雾霾,可称是过去几年来波及范围最广、持续时间最长、污染程度最重的空气污染“灾难”。当时,中央气象台称,中国北方地区仅12月就经历了3次大范围霾天,卫星监测显示,霾区一度侵袭超过200万平方公里,波及12个省市,经常是一波雾霾刚离开3、4天,另一波雾霾就紧随而来,令民众几无喘息时间。
 

\

  2017年1月3日,安徽阜阳,有市民戴着口罩在充满烟雾的广场上跳舞。在中国一些地方,人们对严重的空气污染早已司空见惯。

  种种现象,基于一个已经形成且正在加固的现实困境:冬季雾霾正在越来越严重。

  记者分析发现,2013年是包括北京在内中国众多城市开始监测并公开PM2.5污染数据的第一年,自2013年以来,大范围雾霾天频繁在冬季发生,广泛覆盖中国各省。灰霾“攻城略地”,不时让整个12月、1月沦陷。这一时期,PM2.5监测最容易爆表,污染超标最严重。

  历次影响最重大的事件包括:2013年1月的严重雾霾,覆盖范围涉及17个省、市、自治区,波及1/4的国土面积,影响人口约6亿。北京市的统计显示,2013年1月的31天,北京仅有4个优良天,其余全部都是污染天,而且连续三天以上重度污染的过程达到3次之多。

  2013年12月的中东部严重雾霾事件,是中国2013年入冬后最大范围的雾霾污染,长达12天,几乎涉及中东部所有地区。天津、河北、山东、江苏、安徽、河南、浙江、上海等多地空气质量指数达到六级严重污染级别,使得京津冀与长三角雾霾连成片。

  在此情况下,2014年1月6日,国家减灾办、民政部在通报2013年自然灾害情况时,首次将雾霾天气纳入“自然灾情”。

  2015年冬天,中国首次发出最高级别的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当年12月7日,北京市启动了有史以来第一次红色预警。此前,《北京市空气重污染应急预案(试行)》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发布,但或许是考虑红色预警带来的社会影响,政府迟迟未因污染严重而拉响警报。

  红色预警一旦开启,几乎成为此地区冬季的空气污染常态。同年的12月19日,北京市不到两周时间里,第二次因严重雾霾威胁启动了红色预警。

  几天以后,河北省气象台也发布了史上第一个霾红色预警,石家庄市等至少7个地级市启动了重污染天气最高级别减排措施。

  最高级别的预警意味着,社会各方面要采取最严格的应急措施以降低污染,包括实施汽车单双号限行;工厂停工或限产;工地停止室外作业;社会还需做好污染防范,比如中小学和幼儿园停课等。
 

\

  2016年12月,北京市透露拟将霾写入《北京市气象灾害防治条例(草案)》,虽然雾霾是否属于气象灾害引发了气象、环保专家们的激辩,但是在民众眼中,冬季频繁的霾天给社会造成的影响和损失,显然已经构成灾害级别。

  由预警引起的防范措施,覆盖教育、交通、工业等社会各个方面,牵涉数千万乃至数亿人的生产和生活。更严重的是,雾霾还成为呼吸道疾病、抑郁症等一系列身心疾病的发病元凶,对公众健康造成严重损害。

  治霾:“不仅人要努力,还要天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