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越过艺术史的的惯常边界,寻找器物中的灵与肉

婆媳 时间:2018-12-22 浏览:
摘要:器物的历史不只是风格变化的历史。艺术史所讨论的对象除了通常意义上完整的艺术作品,还应包括对器物的文字性描述以及在说唱、写作、表演之间不断转换的文本。细读清人唐英《龙缸记》与元代以来不断发展的《乌盆记》文本可以观察到,将人的灵魂、肉

摘要:器物的历史不只是风格变化的历史。艺术史所讨论的对象除了通常意义上完整的艺术作品,还应包括对器物的文字性描述以及在说唱、写作、表演之间不断转换的文本。细读清人唐英《龙缸记》与元代以来不断发展的《乌盆记》文本可以观察到,将人的灵魂、肉体与器物进行意义的关联的做法,既有其特定的文化传统,也与具体的人物与历史背景密切相关。这些讨论,意在揭示艺术作品多个层面的历史与意义,而新问题的提出与相关分析,更是艺术史研究的题中应有之义。

本文所说的“器物”,指的是日常生活所见的容器,即盆盆罐罐,而不是一个哲学术语。容器因为中空而激发出人们的种种联想,《天方夜谭》中用来封锁魔鬼的瓶子,《西游记》中金角大王、银角大王收服对手的紫金红葫芦、羊脂玉净瓶等等,皆是其例。容器本身也会与制造和使用这些器物的人联系起来,如中国新石器时代普遍存在的瓮棺葬,便是将死者遗体安葬于瓮、缸等容器中。但这里的两个故事情况更为复杂,其重点不是人与器物之间物理性的结合,而是讲人的肉体和灵魂与器物在意义层面的关联。

1. 龙 缸

第一个故事讲的是一件残损器物的复活。

清雍正六年(1728)八月,朝廷命内务府员外郎唐英(1682—1756,图01)任“驻厂协造”,协助两年前任命的督陶官年希尧管理景德镇窑务。九月底,唐英到任。

越过艺术史的的惯常边界,寻找器物中的灵与肉

图01/清乾隆十五年(1750)汪木斋雕寿山石唐英像

从元代至元十五年(1278)世祖忽必烈(1260—1294在位)在景德镇设立浮梁磁局开始,江西东北部的这个山环水绕、盛产优质瓷土的小镇就成为御用瓷器最重要的产地。明洪武二年(1369),朝廷在镇中心的珠山设立“御器厂”,专为宫廷烧制瓷器。清初将御器厂改称“御窑厂”,康熙(1662—1722)、雍正(1723—1735)、乾隆(1736—1795)年间,朝廷先后选派工部虞衡司郎中臧应选、江西巡抚郎廷极,以及年希尧和唐英等人兼任督陶官,“遥领”或“驻镇”督陶。他们精于管理,努力创新,使得景德镇的制瓷业发展到黄金时代。这一时期所烧造的产品,多以督陶官的姓氏命名,称作“臧窑”“郎窑”“年窑”和“唐窑”。其中唐英先后榷陶二十一年,时间最长,成就也最为显著。

雍正八年(1730)的一天,唐英偶然看到一件明代“落选之损器”青龙缸被“弃置僧寺墙隅”,遂“遣两舆夫舁至神祠堂西,饰高台,与碑亭对峙”。

青龙缸是景德镇所烧造的大形青花器,应是《明史》所载“青龙白地花缸”。1988年11月,考古工作者在珠山以西明代御窑厂西墙外的东司岭发现一巷道,长17米,宽1.5米,其中出土大量正统年间(1436—1449)落选青花龙纹大缸的残片(图02)。复原后的一件龙缸高75厘米,腹径88厘米,圆唇,颈部微束,弧腹较直,平砂底。口沿和足部有24朵莲瓣纹,上下呼应。腹部环绕两条行龙,五爪,间以火珠(图03)。龙缸在宫中用于盛水、盛酒、种花、养鱼,或用作祭器。北京昌平大峪山明神宗万历皇帝朱翊钧(1572—1620在位)与孝端、孝靖皇后定陵玄宫出土青龙缸三件,放置在中殿帝、后石神座前,内有油脂,高69至70厘米,口径70至71.1厘米,上部有“大明嘉靖年制”款,应即所谓“万年灯”或“长明灯”。从明洪武年间(1368—1398)起,景德镇设有32座龙缸窑,称“大龙缸窑”或“缸窑”。烧制龙缸需要七个昼夜的慢火,两个昼夜的紧火,再经十天冷却后方可开窑。每窑约用柴百三十杠,技术要求高而成品比例极低。

越过艺术史的的惯常边界,寻找器物中的灵与肉

图02/景德镇市珠山御窑遗址出土明正统青花云龙纹缸

越过艺术史的的惯常边界,寻找器物中的灵与肉

图03/景德镇珠山御窑遗址出土明正统青花云龙纹缸残片

唐英所见青龙缸不完整,失去了原有的功能,作为一件器物,它已经死亡。唐英的做法甚是古怪,引得众人疑惑,唐英为此作《龙缸记》一文。文章开头讲述龙缸发现经过,接下来是一系列问答:

或者疑焉,以为先生好古耶,不完矣;惜物耶,无用矣。于意何居?余曰:否,否。

夫古之人之有心者之于物也,凡闻见所及,必考其时代,究其疑识,追论其制造之原委,务与史传相合。而一切荒唐影响之说,不得而附和之。

博学的唐英懂得古器物学的基本原则,即通过断代、辨伪、考证,以与文献记载求得一致,从而了解器物真实的身世。这也是学者应持有的治学态度。类似的表述,已见于明人曹昭《格古要论》,其自序曰:“凡见一物,必遍阅图谱,究其来历,格其优劣,则其是否而后已……”对比这种原则,唐英后面的文字反倒大有“荒唐影响”之嫌:

或以人贵,或以事传,或以良工见重,每不一致,要不敢亵昵云尔。故子胥之剑,陈之庙堂;扬雄之匜,置之墓口;甄邯之威斗,殉之寿藏,皆其人生所服习,死所裁决,虽历久残缺,而神所凭依,将在是矣。

一番煞有介事的掉书袋,将器物与人物、事件联系在一起。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唐人杜牧的诗句:“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残断的兵器已经失去原有的杀伤力,打磨掉锈迹后露出的光芒,是引导后人穿越到时间深处的隧道。但前朝是他乡,穿越的过程,正是“变形记”上演的机会。“神所凭依”中的“神”,接续前面的“皆”字,泛指寄藏在所有这类残缺之器中的精魂。但接下来一段文字中的“神”,则由复数悄然转化为单数,专指景德镇的风火仙:

况此器之成,沾溢者,神膏血也;团结者,神骨肉也;清白翠璨者,神精忱猛气也。

雍正六年唐英初到景德镇时,曾拜谒厂署内的一座神祠。神祠已香火无继,他找不到碑铭,打听不到神明的姓氏封号,《浮梁县志》也无记载。最后,“神裔孙诸生兆龙等抱家牒来谒”,唐英据此认定,祠堂内所供奉的是所谓的“风火仙”童宾。

孙俪周迅从“婆媳之争”到“婆媳握手”上演爆笑

孙俪周迅从“婆媳之争”到“婆媳握手”上演爆笑

金马奖典礼,孙俪周迅从“婆媳之争”到“婆媳握手”上演爆笑一...[详细]

出轨、婆媳、玛丽苏……国产剧如何摆脱狗血套路

出轨、婆媳、玛丽苏……国产剧如何摆脱狗血套路

客户端北京3月30日(记者 张曦)老公出轨、婆媳矛盾、玛丽苏剧情...[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