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1119萬人排隊等ofo退押金退押金潮擴至共享汽車

内地新闻 时间:2018-12-22 浏览:
“昨天是998萬,今天早上打開APP發現變成997萬了。”一覺睡醒,丹若有點茫然,在史上最長的隊伍中,自己整整前進了1萬名,不知是喜是悲。按照這個速度,還要等近3年時間才能輪到自己。 12月19日中午,ofo小黃車的在線排隊退押人數已突破1119萬人。按照ofo

“昨天是998萬,今天早上打開APP發現變成997萬了。”一覺睡醒,丹若有點茫然,在史上最長的隊伍中,自己整整前進了1萬名,不知是喜是悲。按照這個速度,還要等近3年時間才能輪到自己。

12月19日中午,ofo小黃車的在線排隊退押人數已突破1119萬人。按照ofo押金為99元或199元測算,退押金總額在11億~22億元。12月19日下午,ofo創始人戴威發布全員信,至於什麼時候能退到押金,能否退到押金,戴威也沒有給出答案。

退押金到底有多難

大概3年能排到

在ofo小黃車的退款頁面,可以看到押金的正常退款期限是0~15個工作日,然而大家對於這個期限已經失去了信心。從12月17日開始,不少人前往ofo北京辦公地,在寒風中排隊退押金。

風口浪尖上,當天晚間ofo在官方微博上發布消息稱,提交線上申請退押金的用戶,后台系統會根據申請提交的順序進行相關信息審核與收集,核實完畢后用戶將進入退押金序列,ofo將按順序退款。與此同時,ofo公關總監史少晨發朋友圈表示,“現場退押與線上無異,推薦線上申請。”這意味著,在線下排隊將不再有優先退押金的優勢。聲明發出之后,持續一兩個月的線上申請退押金,進入了高潮。

就目前來看,無論在線上或是線下,想要拿回押金都困難重重。線下隻指導如何在線上平台操作,不再進行人工退款。而線上申請退款的人數還在不斷增加。ofo方面回應,目前沒有明確的退款等候時間,每天受理的退款人數尚不確定。

12月19日下午,ofo創始人戴威發布全員信稱,由於從去年底到今年初沒能夠對外部環境的變化做出正確的判斷,公司今年一整年都背負著巨大的現金流壓力。退還用戶押金、支付供應商的欠款、維持公司的運營,1塊錢要掰成3塊錢花。“我希望每一位ofo人都能認同並堅定信念:不逃避,勇敢活下去,為我們欠著的每一分錢負責,為每一個支持過我們的用戶負責!”戴威在全員信中說。

略顯諷刺的是,ofo押金的退款難竟然為一些騙子提供了新的行騙手段,包括退押金教程、包退款,以及售價不等的代退服務。

不僅共享單車押金難退

一些共享汽車平台也有類似情況

“聽說ofo不行了,才想起來在摩拜上也有押金,順手退了,還好他們是今年年中就免押,估計退款高潮已過了,所以不到1分鐘就到賬了。”網友們表示很慶幸,而這也意味著ofo退押金潮已殃及競爭對手,以前打來打去,現在才發現是一條船上的。

共享出行領域,是近兩年來共享經濟的代表。共享單車從一開始人人點贊的創新事物,最終因個別單車平台缺乏道德自律,突破守法經營底線,出現了用戶押金難退的尷尬現狀,包括酷騎、小藍、小鳴等在內的為數不少共享單車企業,此前都出現了用戶押金難以退還的問題。

今年3月小鳴單車因陷入資金困局而宣布破產,欠債達到幾千萬,有十幾萬的有效用戶在向小鳴單車追討押金。公司資產是散落在各大城市當中的小鳴單車,而這些單車並不值錢。

有誰能想到,曾經風光無限,還開拓了海外市場的ofo小黃車,如今也步了小鳴的后塵,處在“要黃了”的邊緣。事實上,共享電動車、共享汽車也籠罩在“押金難退”的陰霾之中。

有網友向記者爆料,自己在享騎電單車上也出現了押金難退的現象。一共299元的押金,退款期限從一開始的7天,到后來的7至15天,到現在退了一個半月依然沒有下文。

一些共享汽車平台也出現類似情況,11月中旬,總部在深圳的“三加壹”共享電動汽車平台被曝出押金難退﹔12月18日,途歌總部也聚集了有不少退押金的用戶。在共享汽車領域,此前友友用車、EZZY已相繼倒下。

記者手記

共享經濟遇寒冬,免押將成趨勢

共享單車的春天來得很快,在最瘋狂的2017年初,市面上有將近100個共享單車品牌。

不過,冬天也來得格外早。在杭州,短短兩年時間,壞車已經隨處可見,街頭的共享單車幾乎僅剩摩拜、哈啰和ofo。

今年12月6日,中消協發布的報告顯示,隨著共享經濟部分企業頻繁曝出挪用押金、企業倒閉、退款難等問題,共享經濟的投訴量在2018年呈現上升趨勢。在共享經濟最具有代表性的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領域,共享單車投訴量佔比最多,達67.5%。

在共享單車投訴中,問題最多的是“退押金難”問題,佔比高達71.8%,其本質原因是由於共享單車企業倒閉,行業缺乏有效監管﹔其次是“共享單車故障”問題。

業內人士透露,共享單車平台主要通過三種形式將押金存放在銀行,一種是專款專用的資金托管,一種是銀行沒有監督義務的資金存管,還有一種就是開立一般基本存款賬戶,“專款專用”沒有形成有效的監督機制。

換一個角度看,即便收取了押金,事實上也沒阻擋居高不下的損壞率。目前的情形是,在押金監管部門落實之前,免押金的大趨勢可能提前到來。有投資圈人士認為,押金除了“挪用補充現金流”,對於初創企業還有擴大估值的作用。但現在這種作用已然不明顯,越來越多的平台全面或部分免押。今年3月,哈羅單車與支付寶深度捆綁,芝麻信用650分以上者全國免押金。到了7月,摩拜也宣布實行全國免押金服務。

當然,免押金迎面而來的挑戰也不少。首先,城市“垃圾”問題仍待解決。其次,運營成本的增加,使得共享單車行業不得不放緩腳步。資本市場從不缺乏野心勃勃的參賽者。誰能走到最后,隻能交給時間去驗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