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发挥湖湘村落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铸魂作用

性情 时间:2018-12-22 浏览:
传统村落是“彰显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和魂,具有民族文化的本源性和传承性,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将传统村落划归为“特色保护类村庄”。湖南省现有657

  传统村落是“彰显和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载体”,是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是中华民族文化的根和魂,具有民族文化的本源性和传承性,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将传统村落划归为“特色保护类村庄”。湖南省现有657个村落入选中国传统村落名录,总数名列全国前三,日前公示的第五批中国传统村落400个的增幅更是位居全国第一,足可见近年湖南传统村落保护工作卓有成效。湖南在积极推进新农村建设和生态强省战略进程中,围绕美丽乡村建设、精准扶贫和生态环境治理,湖湘村落文化的文化价值、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和科学价值逐步得到了重视。12月12日,《湖南省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正式发布,这是湖南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第一个五年计划,也是湖南统筹谋划和科学推进乡村振兴战略的行动纲领。

  乡村振兴,文化是魂。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既要“塑形”,也要“铸魂”。王船山曾将民族复兴的希望寄托在民族文化的“承亡继绝”和“革故鼎新”上,船山精神是湖湘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湖湘精神的力量源泉,我们应发挥湖湘村落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铸魂作用,探索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传统村落文化保护与发展的湖南思路。

  提升文化自觉,激发湖湘村落文化的内生力

  在乡村文化旅游发展的热潮中,各方已认识到传统村落的旅游价值,却常常忽略了传统村落真正应该延续的文化价值。乡村振兴中文化自觉的提升,源自对优秀传统村落文化的真正致思,只有认识到传统村落的文化价值,才能树立文化主人的文化自觉,需要每一位乡村振兴参与者,特别是传统村落的民众,坚定“乡土文化根不能断”的文化自觉。

  中国传统村落是在长期的农耕文明传承过程中逐步形成的,凝结着历史的记忆,反映着文明的进步。湖湘传统村落蕴含丰富多元的文化价值,包括农业生产价值,生态文化价值,道德教化价值等。湖湘是中国农耕文化的发祥地之一,湖湘传统村落文化蕴含悠久深厚的农业生产价值;湖湘传统村落的建村格局是在中国传统“天人合一”的人生观和自然观引领下产生的居住方式,具有深厚的历史积淀和文化底蕴,是湖湘先民长期适应自然、利用自然的见证;湖湘传统民居蕴含了丰富的地域文化、历史文化、民俗信息,既是物化的载体,又蕴含了丰富的艺术审美与人文精神。

  湖湘传统村落历来重视道德教化,如乡规民约、家规族训正是湖湘先民自我教化的文化自觉。永州宁远琵琶岗村有一个刘、萧“双姓同祠”,不论是“睦族邻”“和乡党”“隆师友”的家规族训,还是“异姓同源”“一门忠义”“以和为贵”的传统村落价值观,均是该村关于乡村“和文化”的一种文化自觉。这种打破血缘边界的“和文化”,团结乡村力量的“义文化”,是今天中国乡村治理亟须构建的精神信仰。这样的湖湘村落文化不胜枚举,由此可见,世代聚居在湖湘大地的传统村落先民自古便有一份生动的文化自觉传统。

  真正传承优秀传统村落文化,才能激发湖湘村落文化的内生力。乡村文化建设可分为两种:一是政府主导的公共文化设施建设,为广阔的乡村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加快解决乡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发展之间的矛盾,让乡村群众有更丰富和更美好的文化成果获得感。二是优秀传统村落文化的传承与复兴,激发村落文化的内生力,这是乡村振兴战略的内在要求和主要内容,需要对广大乡村群众开展湖湘村落文化自觉的教育和启迪。伴随着公共文化服务建设,湖湘村落文化保持着良好的发展态势,发挥着有效的功能与作用,取得了显著成效。

  只有政府、社会、村民等多元主体在充分文化自觉的基础上,充分利用传统村落文化的文化传承价值,积极发挥广大村民文化自主性作用和政府与社会等主体的引导和辅助作用,才能发挥湖湘村落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铸魂作用。

  在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广大乡村基层干部和群众的文化自觉是“更基本、更深层、更持久”的内生力量。既要珍惜、挖掘、提炼、弘扬、传承和发展湖湘优秀传统村落文化,又要锐意创新,提升文化自觉助力乡村振兴,把村落文化的复兴融入到乡村振兴战略中去。

  增强文化自信,凝聚湖湘村落文化的向心力

  乡村振兴中,应努力发现湖湘村落文化中的文化内核与内涵,凝聚湖湘村落文化的向心力。

  优秀传统村落文化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心性”“治平”是湖湘村落文化的基本内核,“重教明理”“扬义举善”“率真存厚”是湖湘村落文化教化的重要内涵。湖湘村落文化同湖湘文化中淳朴重义的品质、敢为人先的传统、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怀一脉相承,熏陶和滋养了王夫之、曾国藩、左宗棠、刘坤一、魏源等一大批湖湘人物。传统建筑和景观也无不展现着湖湘先民的人文和精神追求,流露出修养性情、陶冶人格的文化自信传统,我们应该也可以从湖湘村落文化中挖掘文化自信的力量。

  费孝通先生晚年提出“文化自觉”,是指“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对其文化有‘自知之明’。自知之明是为了加强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取得决定适应新环境、新时代的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这应是乡村振兴中文化自信的文化共处守则。

  在现代化、城镇化进程中,科技的进步、技术的发展与文化印记的传承不应成为一个悖论。文化自信的缺失,表现为对优秀传统文化的摈弃,这或许是导致现在乡村建设中出现“百户一貌”“千村一象”窘境的原因,文化自信的缺失将导致村落文化审美的缺失。费老所说的“自知之明”是为了加强对文化转型的自主能力,进而取得适应新时代时文化选择的自主地位。为了在现代化、城镇化进程中“不迷失自我”,挖掘村落民间信仰内在的核心价值特别是审美价值,使之内化为广大村落的文化品格和生活方式。只有在认识自己的文化、理解所接触到的多种文化的基础上取长补短,才能形成“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美丽乡村。

  中国村落文化研究中心主任胡彬彬教授认为:“由一村及一地,由一地及一省,复可及国。由此可知,中国传统村落文化不仅存留了作为中华民族文化的基本内核精神,而且也是我国传统文化中‘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人文理想最基础性和根本性的文化依托。”挖掘、彰显和弘扬湖湘村落文化中特有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担当意识,精忠报国、振兴中华的爱国情怀;崇德尚美、见贤思齐的社会风尚;孝悌忠信、礼义廉耻的荣辱观念与美德;求同存异、和而不同的处世方法;文以载道、以文化人的教化思想;俭约自守、中和泰和的生活理念;坚韧不拔、锲而不舍的拼搏精神”等优秀文化内涵,才能为乡村振兴战略中的“乡风文明”提供坚强而厚重的文化向心力。

  推进文化自强,增强湖湘村落文化的影响力

  乡村振兴中,“革故鼎新”是推进文化自强的重要环节,谋求村落文化“新的发展”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路径。

贾乃亮离婚后性格大变 自曝放慢节奏享受孤独惹人

贾乃亮离婚后性格大变 自曝放慢节奏享受孤独惹人

贾乃亮最近参与了《哈哈农夫》的录制,这也是李小璐风波后首次...[详细]

英国研究称早产儿可能性格内向不易建立恋爱关系

英国研究称早产儿可能性格内向不易建立恋爱关系

原标题:英研究说早产儿不 易建立恋爱关系 新华社北京7月16日...[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