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陆慷NHK专访:批评“一带一路”,参与国赞同吗?

婚姻 时间:2018-12-29 浏览:
2018年对中日关系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两国关系的实际改善自高层互访而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5月8日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10月26日时隔7年访问中国。 除了经贸、政军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纷

2018年对中日关系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在这《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之际,两国关系的实际改善自高层互访而起: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今年5月8日对日本进行正式访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10月26日时隔7年访问中国。

除了经贸、政军等领域的合作与交流纷纷恢复外,中日两国的民间与文化交流一直没有中断过。8月29日,中日两国1000余名大学生还在北京大学出席了纪念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缔结40周年的交流大会。

作为两国文化交流的一部分,2018年12月17日至21日,外交部发言人、新闻司司长陆慷应日本外务省邀请,赴日本参加第五次中日外交部发言人磋商。19日,陆慷在日本广播协会(NHK)总部接受主持人花泽纯一郎专访,就中日关系、中美贸易战、“一带一路”等两国人民关心的话题作出回答。

陆慷接受NHK电视台专访 视频来源:环球网

中日关系

日方采访人花泽纯一郎首先问到,随着中日关系的改善,中方对日本有什么期待?

陆慷表示,近一二年来,中日关系逐步走上正常发展的轨道,这是两国人民、本地区以及世界各国人民都乐见其成的情况。能够走到这一步,是因为双方能回到已有共识,本着“牢记历史、面向未来”的精神,在中日四个政治文件确定的原则的基础上,来共同谋划与发展中日双边关系。

NHK视频采访截图

NHK视频采访截图

贸易谈判盼为市场传递积极信息

花泽提到中美贸易战,认为特朗普采取了比预计更强硬的措施,询问中美能否在3月1日之前达成某种结果。

陆慷说,随着中美两国经贸往来越发密切,接触面越来越多,产生摩擦的概率也在增大。但是40年来,双边经贸关系并未倒退,反而联系越来越密切。两国每年货物贸易额从几十亿美元增长到去年将近5800亿美元,双向投资的存量已将近2000亿美元。这是全球化过程与市场作用的必然结果,更是两国消费者和工商界共同的需要,这样的一个纽带不会被随便破坏。

陆慷还提到,自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12月1日在阿根廷达成共识后,两国经济团队没有任何懈怠,正在加紧努力做工作。不久前中美双方的经济团队负责人还在通话后宣布,就下一步工作时间表有良好共识,相信两国工商界与世界很多地方的股市都在等待好消息。

而对于3月1日的谈判期限,陆慷表示将取决于共识的内容。如果两国都能认识到问题与解决空间,能在平等基础上充分照顾彼此关切,达成一个建设性的方案,哪怕不能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只要有利于双方进一步深化合作,有利于向国际社会、世界许多地方的股票市场发出正面积极的信息,就是好的结果。

图源:外交部网站

图源:外交部网站

结合实际调整“中国制造2025”发展规划

日方采访人接着问,中方是否会对“中国制造2025”政策做出修改,这将给美国发送怎样的信号。

陆慷则首先纠正,“中国制造2025”目前只是规划指南,还不是正式的行业政策,外界的报道有偏差。世界上其他国家,包括日本与德国,都会对自己某一产业领域有发展规划,中国的类似设想没有太大区别。但是要形成政策,需要经过充分论证。

其次,中国会根据自身发展与国际形势的变化,不断对未来发展规划做出符合实际的改进。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是否要结合中美、中日的谈判情况做修改,不一定有必然联系。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各行业领域的政策演变都经过了不断探索与改进的过程,是在与各国相互交流、借鉴与吸取经验中发展起来。即便“中国制造2025”规划本身设定的那些优先、快速发展的领域,也从来没有说是自己关门发展,而是在对外开放中发展。

!

国际社会对“一带一路”倡议有公正评价

花泽针对“一带一路”倡议,认为国际上对与之相关的“债务陷阱”问题抱有警惕感,问到中国政府将如何回应。

陆慷则反问,在越来越多的国家对“一带一路”表示支持并签署合作意向的情况下,所谓的“国际上”到底代表了多少国家。

陆慷介绍,“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政府针对全球化进程中出现的问题与短板,提出的一个国际合作公共平台与公共产品。倡议始终奉行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则,5年来与1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签署了合作协议。倡议解决了广大发展中国家所急需的基础设施建设,助推其农业现代化与工业化进程。

陆慷还表示,在这个问题上批评中国的个别国家可以理解,因为“一带一路”证明他们对很多发展中国家采取的经济政策已经失灵了。而中国是真正替发展中国家考虑,采取不附加任何政治条件、不干涉内政的合作模式。这些个别国家既不熟悉,也看不惯,也不愿意接受,希望他们能够摆正心态。国际社会若要对“一带一路”有公正评价,应该听听与中国开展合作的国家,它们最有发言权。

关于债务问题,陆慷指出这与“一带一路”没有任何关系。近几个月来,很多发展中国家领导人公开表明,中国的融资在“一带一路”框架下带来的债务问题,在这些国家都没有超过10%。

陆慷认为,发展中经济体的债务问题与全球经济基本面有关。因为发达国家采取的货币政策,造成货币回流,主要储备货币币值上升,与“一带一路”实际上没有关系。

陆慷NHK专访:批评“一带一路”,参与国赞同吗?

保护知识产权是中方的“Must”

日方提出,中方是否会在知识产权问题上与美方达成协议。陆慷则表示,需要在相互尊重、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实现共识。保护知识产权符合中方自身利益,是一个“Must”,不是任何人的要求,而是中国在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与改革开放过程中必须要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西方工业社会西方工业化国家现代知识产权制度体系的建立,已经有上百年时间。中国经过40年改革开放,正在努力朝这个方向追赶。很多实际问题需要逐步地在发展过程中去解决。中国有诚意有积极性与世界各国展开合作,达成协议不是难事,关键是言行一致。

关于网络安全问题,陆慷介绍道,中美两国在奥巴马时期就有相关高级别磋商机制。双方达成了很多框架性共识,却没有延续下来,这个责任不在中方。美国或者其他国家若要说事,就应给出具体案例,在相互尊重基础上,通过合作解决。而且,包括棱镜门在内的美国自身行为,也应对国际社会有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