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中日韩联手欲破欧美“双寡头垄断”

欧美日韩 时间:2019-01-01 浏览:
中日韩联手欲破欧美“双寡头垄断” 2005年05月09日15:24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寻求在IMF更大发言权 亚洲国家如何破解国际金融市场由欧美“双寡头垄断”的局面。4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东盟10+3”(东盟10国+中日韩)财长会议上,东亚终于以东盟10+3

日韩联手欲破欧美“双寡头垄断”

2005年05月09日 15:24 金羊网-民营经济报

  寻求在IMF更大发言权

  亚洲国家如何破解国际金融市场由欧美“双寡头垄断”的局面。4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东盟10+3”(东盟10国+中日韩)财长会议上,东亚终于以东盟10+3的统一形象出现,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甚至整个国际金融旧秩序叫板,要求获得更大的投票权,将中日韩目前在IMF的投票比例分别提高到7.56%、8.47%和1.84%。其中中韩两国的权重

上升尤为明显。

  中国经济贡献10%仅有2.98%投票权 地位与经济实力“脱节”

  目前的国际金融秩序并不合理,各国在IMF中的地位并不是经济实力的真实反映,中、日、韩三国财长表示将为亚洲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理事会上争取更多的发言权。中、日、韩三国财长在亚洲开发银行年会召开前发表联合声明称,三方同意一致努力,通过包括提升在IMF的份额位次,来提高亚洲国家在国际金融机构中的地位,并适当体现亚洲在世界经济中发挥的重要作用。三国财长在伊斯坦布尔会后发布联合声明:“我们同意一起努力以提升我们在国际金融机构的代表权,包括重新分配在IMF的配额,以更好地发挥各国的重要地位。”据IMF数据显示,中国目前是全球第7大经济体,2004年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约为10%,超过了欧盟。中国也是世界最大的钢铁、铜及水泥消费国,2005年第一季度经济增长率达9.5%,高于其它任何一个主要经济体。美国目前拥有在IMF17%的投票权,德国、英国分别约为6%及5%,日本为6%,是亚洲国家中最高的,中国为2.98%不到3%,韩国仅为0.76%。相比之下,七国集团却控制了IMF约半数的投票权。中、日、韩三国及东盟集团(ASEAN)共有13%的投票权,但其GDP占世界总GDP的比率已从1960年的9%上升至2003年的19%。显然这一比例已与东亚国家的显赫经济地位完全“脱节”。但是,如果东亚的投票权比例得到扩大,则意味着持有最大投票权的美国、英国、法国、意大利的投票权比例必然会缩小。因此,抵制和艰难的角逐在所难免,东盟10+3能否如愿以偿,目前还是个未知数。

  扩大区域换汇换利规模 严防金融危机再爆发

  东亚显然也没有将重整金融秩序的希望全部放在IMF之上,而是从扩大区域换汇换利规模着手,以杜绝再次爆发亚洲外汇危机。根据联合宣言,换汇换利的规模将从目前的395亿美元扩大到790亿美元。与此同时,将以往由各国自行决定提供支援与否,改为共同决定、共同支援的模式。将没有IMF支援的情况下进行的独立支援比例从目前的10%扩大到20%,以便在发生流动性危机时更加有效地应对。亚行行长助理河合正弘指出,联合宣言实际上已经拉开了建立AMF(亚洲货币基金组织)的大幕。对此,日本财务大臣谷垣祯一表示,目前东亚还应继续强化旨在防范区域内金融危机的《清迈倡议》,谈论AMF为时尚早。这为中日韩与东盟召开的会议奠定了基础,印尼央行副总裁萨尔沃诺称,会议可能将货币互换的规模增加一倍,达到逾700亿美元。分析人士认为该计划能否成功,几乎完全取决于中、日、韩的经济实力。这几个国家都是全球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之一。亚洲拥有25000亿美元外汇储备,约占全球总体外汇储备的2/3,这使亚洲在世界舞台上拥有更大的经济和政治影响力。但亚洲发展银行(ADB)警告说,巨额储备并不总能使经济免受冲击。ADB的首席经济学家表示,亚洲储备规模已过度增长。“它已远远超过合适水准。它是缺乏想像力和创造力的表现,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是缺乏自信的反映。”针对东亚区域财政和金融合作问题,中国财长金人庆强调,东亚各国应进一步加强经济政策的对话与发展经验的交流,引导本地区私人部门在更大程度上参与区域财政与金融合作。同时,各国应加大在重大国际财政与金融问题上的磋商,在建立公平、合理的国际经济体制过程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

  决定武断审核拖沓 受IMF监控日子不好过

  正如中国俗语所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受IMF监控的日子实在是不好过。韩国对此有深切感受。上世纪90年代金融危机爆发后不久,韩国政府和IMF签署协议,获得这笔195亿美元紧急救助贷款的代价是丧失自身在财政、金融领域的主导权。具体地说,那就是韩国中央银行确定利率前要将有关方案报告IMF、发行国债和海外债券的条件要由IMF审定、韩国企业和海外跨国公司之间的并购案也须事先得到IMF的同意,甚至连100万美元的资金汇出韩国也须由IMF驻汉城首席代表签字。而实际上,IMF的工作效率并不是想象中的那样高,其项目审查官员也不是对韩国经济的实际需求了如指掌。因而,决定武断和审核拖沓就成了家常便饭,IMF驻汉城的首席代表也俨然成了韩国企业的太上皇。如此运作的结果是,除了极大地伤害了韩国民众的自尊心外,还往往使韩国央行的利率调整跟不上市场情况的变化,企业的融资难度空前加大,对外投资失去了不少好的机会,跨国并购案的实施也经常受到阻碍而导致了股市的低迷。所以,韩国朝野无不要求尽快摆脱IMF体制。凌云[相关资料]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表决制

  1944年,在布雷顿森林会议上,美国提议在即将成立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与国际复兴开发银行(即今之世界银行)这两个组织中实行加权表决制,该提议后来得以通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当今世界最为重要的金融机构之一,同时它也是联合国下属的一个专门机构。该组织的主要职能在于:为成员国提供短期融资;确立国际贸易及金融活动的准则;向成员国提供国际货币合作与协商的场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以成员国入股的方式组成的企业性组织,其管理方法、机构设置、表决机制等与股份公司都极为相似。为贯彻其宗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必须掌握的可供支配的大量资金,其来源包括:Ⅰ.成员国出资缴纳的份额;Ⅱ.向成员国借款;Ⅲ.信托基金。其中Ⅰ项是决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加权表决权如何分配的基础。根据基金协定,会员国的投票权分为基本投票权和份额投票权,基本投票权各国平等均为250票;份额投票权一会员国在基金中的所得的份额不同而有所差别,即会员国按分得的份额每十万特别提款权(SpecialDrawingcenters简称SDRs)增加一票;到投票日时为止,每贷出四十万特别提款权增加一票,反之则减少一票。自基金成立以来,各会员国的份额不断发生变化,“截至到1992年底成员国缴纳份额的总量为1420.203亿特别提款权,缴纳份额前10位的国家依次是:美国、德国、日本、法国、英国、意大利、加拿大、俄罗斯、荷兰、中国”,其中美国的份额比例为18.6%。”根据基金协定的规定,基金组织表决由简单多数通过、特别多数通过两种,其中后者根据议案的重要程度不同又分为70%特别多数和85%特别多数。虽然协定指明“除有特别规定外,基金的所有决议必须有过半数票决定”。亦即基金表决一般采取简单多数票。但现实情况是,须经基金特别多数通过的事项在不断增加。例如,须经特别多数票通过的事项,在《基金协定》第二次修订以后由最初的9项增加到39项,这就使基金组织成员国间的发言权和决策权的失衡加剧,权利进一步向少数发达国家倾斜和集中。在实际操作中,10个主要发达国家组成的“10国集团”集中投票几乎可以垄断一切,仅美国的近18%的表决权也足以单独否决任何特别提案。而人口众多,希求从基金得到更多利益的发展中国家,却因为表决权上的劣势无法有力地发出声音,这显然不利于发展中国家利益的维护和公正合理的国际金融秩序的形成。这不仅是IMF为人所诟病的最大弊端之所在,亦是与被普遍认同的国家主权平等原则相抵触。(侯颖/编制)(来源:金羊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