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尷尬!影片一夜之間口碑崩盤《地球最后的夜晚》讓觀眾看睡著了,過度營銷招致差評

电影评论 时间:2019-01-08 浏览:
原標題:尷尬!影片一夜之間口碑崩盤 湯唯、黃覺在片中的情感戲並不符合大部分觀眾想象中的浪漫。 2018年最后一個夜晚,也是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最奪目的一個夜晚。憑借“一吻跨年”的營銷和充滿告別意味的片名,該片以2.64億元的首映日票房創造了國產

原標題:尷尬!影片一夜之間口碑崩盤

尷尬!影片一夜之間口碑崩盤《地球最后的夜晚》讓觀眾看睡著了,過度營銷招致差評

湯唯、黃覺在片中的情感戲並不符合大部分觀想象中的浪漫。

2018年最后一個夜晚,也是影片地球最后的夜晚》最奪目的一個夜晚。憑借“一吻跨年”的營銷和充滿告別意味的片名,該片以2.64億元的首映日票房創造了國產文藝片的新紀錄。然而,許多歡歡喜喜進入影院跨年的觀發現,這並不是一部容易看懂的電影,睡覺、刷手機都是常態,甚至有不少人提前離場。過度營銷造成的口碑反噬,擊垮了這部全明星打造、制作精美的文藝大片。

觀影現場

觀眾乘興而來卻中途撤退

當晚9點30分,朝陽寰映影城合生匯店內人潮涌動,到處都是等待觀看該片的觀眾。根據去年12月7日影片發行方寫給全國各院線、影院的聲明,選擇在12月31日21:50開場,影片結束時恰好就是0點0分跨年那一刻,觀眾可以與最重要的人一起度過一個最有儀式感的夜晚,“一吻跨年”。這一口號,直接催生出高達1.59億元的首映日預售票房,很多影院這一時段的場次一票難求。

從互聯網取票到檢票進場,該影院7號廳21:50這場放映都需要排隊。211座的影廳基本滿員,隻有邊角零星座位無人,就連平時備受嫌棄的第一排都坐了一多半。從觀眾構成看,多數是兩兩結伴的年輕情侶,可見“一吻跨年”的號召力之強。

電影開場約半小時后,意外發生。4位觀眾提前退場,其中一人還大聲說了句“這片貓眼評分3.7”。這只是第一批提前退場的觀眾,據不完全統計,這一場至少有16位觀眾提前離開,即便影片最后五分鐘,湯唯和黃覺獻出銀幕長吻時,依然有觀眾選擇撤退。大部分時間,觀眾席中都閃爍著好幾部手機的點點光亮,在以夜戲為主的影片放映中格外刺眼。

片尾出字幕時,0點剛過,不知哪位觀眾喊了一句“新年快樂”,大家都樂了,有人試圖鼓掌,但掌聲沒有帶動更多人,隻干巴巴地響了幾下。“有人睡著,有人提前退場,但大部分人為了電影票還是留下來了。”散場后,觀眾曲彥臻坦言,自己也是到最后才慢慢看懂的。“湯唯和黃覺怎麼就嘎嘣一下從山上飛下來了?我就想這是不是一個夢呀,后來又看到了很多明顯的鋪陳點綴,比如煙花、手表、雞鳴,很明顯這就是夢了。”他還大方透露,自己和女朋友的確響應了“一吻跨年”的號召,“但沒有電影裡湯唯那個長”。

像曲彥臻這樣的文藝青年畢竟是少數,現場多數觀眾都表示電影“不太好懂”“有點蒙”“不理解導演的思路”,片中的人物關系和情節走向令他們困惑不已。還有一位觀眾直言“浪費了好多時間”。不過,多數堅持下來的觀眾還是比較友好,表示雖然沒咋看懂但影片挺新穎,湯唯很漂亮,導演有才華。

影片口碑

3D長鏡頭有點流於形式化

無論觀眾還是影評人,對該片的評價都出現了嚴重的兩極分化:有人說該片營造出一場最美麗的夢境,也有人說該片不過是畢贛上一部作品《路邊野餐》的升級版﹔有人認為畢贛還是華語影壇最有才華的新導演,有人認為該片是“皇帝的新衣”,畢贛腹中空空卻冒充大師。

影評人韓浩月表示,他看完該片后第一時間打出8分。“其實這部的故事性比《路邊野餐》強多了,隻要稍微仔細看電影就能看懂,非常通俗:就是一個孩子童年時期被母親拋棄的經歷,主角以3D長鏡頭的形式進入夢境,趕往母親離開的早晨,本想開槍殺掉和母親一起走的男人,最后還是放了兩人。影片用一種詩意文藝的方式講述了一個極其隱私的生命體驗。”他認為該片與阿摩司·奧茲的小說《愛與黑暗的故事》有異曲同工之妙,都是一直在隱藏掩蓋個人情感,直到最后才點出來。

不過,韓浩月也認為,該片最后的長鏡頭,3D有點形式化。“其實2D和3D差別不大,感覺就是一個噱頭,為了讓觀眾和男主角一起戴上眼鏡,強行把觀眾帶入畢贛的個人世界,有點行為藝術的感覺。”

影評人賽人則直言該片比較一般,不足以給人足夠興奮或者奇特的感覺。在他看來,該片沒有《路邊野餐》那種突然到來的神秘感,缺乏文學藝術裡珍貴的模糊性、不確定性。“這部影片一上來就把神秘寫在臉上,反而喪失了神秘感,比如片頭提醒觀眾戴3D眼鏡。”此外,他覺得該片在敘事和氛圍營造上有些游移不定,“一會兒讓觀眾去感受,一會兒讓觀眾去理解,兩頭都不靠。”

過度營銷

強調浪漫卻跟電影不匹配

“一吻跨年”的營銷方式,則讓該片在上映后口碑崩盤,許多並非文藝片受眾的觀眾在網上大罵該片沉悶無聊,不知所雲,是“2018年最后一部爛片”。該片貓眼評分已經低至3.1分,豆瓣評分自上映后也在不斷下跌,目前僅為6.8分。

“這是營銷過度后被反噬了。”曾念群說,該片開啟了一種不好的營銷方式,因為該片的點根本不在愛情,但宣傳始終在強調浪漫,力推情侶跨年,營銷方向和電影內容完全不匹配。“文藝片可以用一定的商業手段助推,但把明顯不適合的觀眾強行拉進影院,反水的聲音就會很大,而且負面影響可能一直持續。片方的品牌還要不要了?導演將來如何面對下一部作品的觀眾?”他認為片方為了“拱票房”這麼做,隻會背離創作的初衷越來越遠。

也有人認為,在當前國內影視行業營銷亂象叢生的情況下,該片如此營銷的問題並不大。“如果文藝片沒票房,怎麼獲得下一部的發展?”韓浩月說,該片成功讓更多普通觀眾在喜劇、愛情、動作等類型片之外看到了完全不一樣的電影,有助於豐富國內電影市場,提高文藝片在普通觀眾群中的認知度。不過,他也承認,該片既然獲得了高票房,也必然要承受一部分非目標受眾的憤怒和批評。他建議今后的文藝片在宣傳上可以討巧,但對觀眾一定要誠實,最好有一些提示,避免一些觀眾看完后的嚴厲批評。

賽人則提到,該片之所以引起如此熱烈的討論,一個客觀原因是因為元旦檔期並沒有多少影片供觀眾選擇,同期上映的《來電狂響》《雲南虫谷》關注度均一般。而《地球最后的夜晚》“瘋狂”一晚后,其排片和票房佔比便迅速下跌,后勁乏力,目前該片累計票房為2.75億元。“票房僅僅只是一個數據,我更關心的是這部電影究竟能影響多少人的電影審美。”賽人說,如果該片沒有帶領觀眾進入一個陌生的電影世界,豐富電影審美,那麼票房的意義也不大。  記者 袁雲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