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隐私 时间:2018-03-31 浏览:
原标题:“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同样作为美国科技巨头的CEO,库克并没有对处在舆论漩

原标题:“监控之下我们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同样作为美国科技巨头的CEO,库克并没有对处在舆论漩涡中的扎克伯格表现出惺惺相惜,关于Facebook的隐私泄露一事,他还是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库克批评小扎

3月28日,在接受MSNBC电视台访谈的时候,库克批评Facebook没有详细审查每个使用其社交网络的App,称剑桥分析获取的那些用户数据,正是通过接入Facebook的第三方App泄露的。

同时,库克表示苹果在这一环节做得很好,他说“我们会仔细检查每一个App的细节,而且一直在寻求改进”。库克还提醒科技公司和监管者,要关注个人数字资料可能被外泄、被滥用等问题,同时他还呼吁更大的数据透明度。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对于数据被“监管”一事,库克和扎克伯格的观点殊途同归。

作为Facebook数据泄露事件的“当事人”,扎克伯格在接受CNN的专访时表示不反对监管,并称自己考虑的不是要不要监管,而是“怎样的监管才是正确的”。

库克则表示,一般来说他是反对监管的,但是“我认为我们已经做得太多了,现在到了监管人员需要考虑哪些事能做、哪些事不能做的时候”。

库克的发言无可挑剔,只是事实情况好像并不如他所说,苹果目前好像也在面对着个人隐私处理方面的质疑。

库克被指“出卖”中国区用户隐私

Amnesty International(国际特赦组织)3月22日的一篇文章“Campaign Targets Apple over Privacy Betrayal for Chinese iCloud Users”中显示,该组织正在一些社交媒体上发动了一项活动,敦促库克不要继续“出卖”中国区的用户。

而这项活动针对的,就是前段时间苹果将数据中心迁移到中国云上贵州一事,文章中称迁移的这部分数据,有受中国官方任意的审查和监管的可能,所以苹果并没有坚持其所称“平等对待所有用户”的原则。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图片来自Amnesty International

“蒂姆·库克坚持认为他们对私人数据的保护是安全的,但他并没有把中国用户置于其中。”Amnesty International的东亚分部主任Nicholas Bequelin如是说,“苹果为追求利润而使中国iCloud用户面临巨大的、新的隐私风险......苹果公司需要更加透明地了解最近中国iCloud服务变化对隐私带来的风险。”

目前,该组织已经写信给苹果,但是并未收到苹果的回应。

其实不久前还有件类似的事情:Airbnb刚刚宣布会把中国房东的数据披露给中国政府。Airbnb给中国用户们发了一封官方信,信中称为遵守中国的监管要求,将从3月30日开始向中国政府披露提供短租服务的中国房东信息。

如此,国外的科技巨头们面临着几千万几亿的用户隐私问题,需要好好做做功课,而国内的民众也在面临着自己隐私“无处安放”的境遇。

监控”下的生活

在普及智能与数字化的当下,不管是出于人们对人身安全还是信息安全的要求,数据在监控、监管中起的作用越来越大。比如,现在人们已经逃不开在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之下的生活。

无处遁形的,除了违法犯罪活动,还有我们自己。

为了解决交通混乱、行人闯红灯乱穿马路等问题,深圳、上海等地的交警已经开始使用一些黑科技。比如在人行道路口安置了一些用来抓拍的摄像头,闯红灯的行人若被拍到,他的形象就会在路边的滚动大屏上循环播放以作警示,一同出现的,还有经过人脸识别技术辨识出的该人身份,及相关数据信息。

有一个叫“行人过马路闯红灯曝光台”的网站上,还会有闯红灯市民的身份信息的公示,当然行人面部、名字、身份证号一般会做遮挡处理。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前不久,网上还流传过一张聊天记录,图中显示深圳已经开始借助云数据来查嫖娼的问题:“如果你经常在深圳开钟点房,后台会认为你嫖娼,然后发送给附近的派出所......”

当然这可能只是个段子,来源不可考,只是经查,网上还真有一些非官方的网站或者软件,声称可以查到开房记录,但是目前绝大部分都已经打不开或者被要求下架了。

无处不在的摄像头确实让不管是事故还是故事都有迹可循。除了一二线的大城市,这样的“天网”还正在往县级以下的城市及农村地区布局,比如“雪亮工程”。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雪亮工程”是以县、乡、村三级综治中心为指挥平台,以公共安全视频监控联网应用为重点的“群众性治安防控工程”。项目名称取自那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即发动群众,一起观看监控。

有了这套系统,村民打开电视机或者手机App就能看见村里几个重要路口的实时监控录像。通过这项工程,未来要“争取实现人人可监看,处处可监视”。所以以后你在村口跟李二花的约会细节,将逃不过全村人的眼睛。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关于个人数据隐私,《纽约时报》文章《如何保护个人数据》中有评论称:

数据隐私和安全领域需要一点颠覆,颠覆的形式也许是“自主身份”系统,其理论依据是,构成个人数字身份基础的数据要素的掌控者应该是每个人自己,而非政府和私营企业等中心化管理机构。

想起前段时间李彦宏那句引发众人声讨的话:“中国人更加开放,对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很多情况下他们愿意用隐私交换便利性,那我们就可以用数据做一些事情。”

技术、数据皆无罪。只是不管掌控者们是谁,希望他们带来的只有安全感而别无其他。

夜不闭户、路不拾遗可能很快就要实现了,但愿我们能真的“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

“监控”之下,我们在没有黑暗的地方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