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消息称小米最快5月申请港股上市 在内地市场发行CDR

内地新闻 时间:2018-04-18 浏览:
消息称小米最快5月申请港股上市 在内地市场发行CDR

  4月16日,据媒体报道,科网“独角兽”小米有望成为本港首批“同股不股权”上市公司,据悉,小米已基本准备就绪,将会趁联交所下周公布上市制度咨询结果完成最后拼图,最快5月初提交申请在港上市,然后考虑以CDR(中国预托证券)在内地上市事宜。

  联交所上月底结束扩阔上市制度的次轮咨询,接获消息,联交所尚需时间总结咨询结果,预计将于本月最后一周才能正式发布总结、相应规则和指引信。

  小米上市猜想:雷军动作频频相关传言四起

  小米的上市似乎已是箭在弦上,但仍是扑朔迷离。

  传闻一轮又一轮,千亿估值猜想、疑似Pre-IPO文件的曝光、传证监会高层约谈、国际投行入场,几乎把小米推到了上市的浪尖。

  小米在哪里上市?如何上市?不得而知。对此,小米公司方面给出的回应仍是不予置评。

  有接近雷军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目前除了雷军在为此奔忙,小米上市事宜主要是CFO周受资带领一个团队统筹。不过上市不可能那么快,最早也得到年底。”

  虽未尘埃落定,但外界毫无疑问都在关注着小米上市这一造富盛宴。

  3月以来,小米产业链板块先是闻风而涨。又有消息称VC圈正在对小米的股份进行疯狂“扫货”。

  而为了等到上市这一天,很多小米的员工已经期盼了多年。由于小米毕竟是一家创立不到8年的年轻企业,内部仍是保持“创业者”的心态。据时代周报记者向多位小米内部员工了解,在行业内小米薪资待遇不算高,与华为、OV等厂商相比有差距,但员工对手中的股票期权寄予厚望。

  在小米内部流传的一个段子,就是小米员工的身家,大致可以根据工号来判断,越早进入小米的员工手上期权越多,前100号员工未来都可能成为亿万富翁,前1000号员工未来也可能成为千万富翁。

  然而,过去几年,雷军对于上市一事的口径一直是“不渴望,不作为”,为何现在改变了想法?

  雷军密集“辞官”

  尽管雷军依旧对于上市一事不露声色,但是雷军和小米的一举一动却时刻牵动着市场的神经。

  3月22日,小米科技旗下的京小米支付技术有限公司悄然发生法人变更,雷军不再担任法人,但仍是董事长,法人变更为小米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洪峰,洪峰同时担任小米支付的董事和经理。与此同时,小米支付的全资股东由小米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美卓软件设计(北京)有限公司。

  美卓软件以往并未被外界所熟悉,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工商信息获悉,美卓软件成立于2012年4月,朱印和李炯分别持股56.67%以及43.33%。前者曾在微软亚洲设计中心工作5年,创立的设计公司Rigo Design在2015年被小米全资收购。新闻显示,当时小米吸纳了RIGO Design的整个团队,后者的创始人朱印也入职小米担任首席设计师,并出任该部门的负责人。雷军则是美卓软件的天使投资人,投资级别在数百万元人民币。

  工商资料显示,目前雷军仍是15家公司的法人,51家公司的股东,128家公司的高管。而在此之前,雷军亦已卸去37家公司的法人,包括于去年11月27日,变更重庆市小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法人为洪峰。

  去年11月,在雷军于小米供应链最危难时期亲自接手小米手机部的研发和供应链工作一年半之后,雷军也正式宣布了具体工作的交接,抽调小米总裁林斌接手,命其进一步加强手机业务的管理。

  而在小米体系之外,雷军也被称为是在“批量”辞去多职。在去年6月及今年3月,雷军分别卸任欢聚时代、猎豹移动董事长席位,去年12月迅雷董事长则从邹胜龙变更为主管电视业务的高级副总裁王川。至此,雷军也不再是其他上市公司董事长或法人的身份。

  对此,有分析认为,雷军密集辞职,或因交易所在审核小米IPO申请时,需盘点雷军的资产和关联资产,雷军辞去多职,有利于IPO的进度,省去很多中间程序。

  IPO选在“舒服”的时机

  2018年1月13日,小米公司CFO周受资曾在微博上晒出一张PPT图片,图中写道:“未来的一年里,连睡觉都是浪费时间”。有网友在底下发问:这是在为上市做准备吗?周受资随手点赞,让外界认为这一举动默认了此猜想。

  市场很快有消息称,雷军目前正在密集接触投资机构,推动小米的上市。

  接近雷军的内部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公司上下都知道雷军是“劳模”。“不出差的时候,他一般早上10点到公司,起码得熬到夜里12点多。一年到头几乎没有一天能对点吃上午饭和晚餐,所以大多数高管也跟着雷军一样拼命。”

  小米电视掌门人王川甚至曾对身边的人感慨:“认识雷军这么多年,只跟他聊过工作,从来没听他聊过其他。”

  实际上,今年以来,即便外界热议独角兽回A股,或政策层面CDR模式有望成真,雷军本人对于IPO传闻始终保持缄默。有意思的是,2016年年初,他曾非常肯定地表示小米5年之内不会上市;同一年,他又在另一次活动上将这个时间点延长至2025年。但随着小米触底反弹,走出“中年危机”,雷军对上市的说辞也随之改变。去年11月,雷军谈到上市的时候没有再强调期限,而是用了一个比较含糊的表述—“会在业务比较舒服的时候IPO。”

  什么是比较舒服的时机?今年2月份,雷军的一封内部信或给出了一定的解释。

  雷军表示,2017年10月,小米提前实现了年初提出的千亿元营收目标。在雷军看来,国际科技巨头中,实现千亿元营收,苹果用了20年,Facebook用了12年,Google用了9年,国内科技公司,阿里用了17年,腾讯用了17年,华为用了21年。小米仅用了7年,为此雷军颇为自豪。与此同时,2018年小米即将迈入世界500强的行列。

  在主营手机领域,2017年初,小米发布了首款自主研发的手机芯片澎湃S1并成功量产商用,由此成为全球仅有的四家同时具备手机芯片和手机整机自主设计、制造能力的企业之一。而自去年第二季度开始,小米实现了触底反弹,市场份额成功重返了世界前五,去年第四季度则上升到全球第四。

  雷军坦言,去年他去了三趟印度、两趟印尼和一趟越南,所到之处看到的都是巨大的市场机会。“小米已经进入7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16个国家销量进入了前5位。其中,印度市场尤为突出,调研机构显示,从去年第三季度起,我们在印度市场就稳居市场份额第一。”

  为此,雷军甚至定下了要在10个季度内重回国内市场第一的目标。当然,在苹果、华为、OPPO、vivo等强劲对手群雄环伺的形势下,小米能否实现这一豪言壮举,仍有待时间考验。

  除了手机业务,小米的生态链布局逐渐有了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