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图文:性情·灵气·文心

性情 时间:2018-04-23 浏览:
图文:性情·灵气·文心

    

图文:性情·灵气·文心


湖北日报讯 黄大荣

邹君君,女,松滋人。省作协会员,省第六届签约作家,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自1997年来,在省市以上报刊发表小说散文逾百万字,出版有中短篇小说集《嫁给自己》,发表长篇小说《同爱情作战》。

  前几年省作协几位先生来访,我着重介绍了王芸王小木邹君君宋小词四位女作家。某先生打趣道,你只说了四朵金花,还差一朵。我说,多呢,十朵都有。果然,今年三八节前夕,荆州市党政七个部门联署表彰了“十大优秀女作家”。这份名单,由各市区县作协推荐,条件,除了文学还是文学。可谓表彰史上的一次突破。闲言少叙,单说四朵金花,个性差异鲜明,前面两位,一个是书斋型,温婉含蓄,一个是“行者”型,文风泼辣。而邹君君宋小词则兼具二者优长。尽管名气稍有不如,才情不遑多让。所谓名气,名头气场也;作品自然要多些,而文学何曾以数量论英雄?如果说前两位很有些拿文学当事业“干”的劲头,后两位则像文学票友,重在一个“玩”字。这倒是与我的想法很有几分相似,文章非自胸臆出,不轻易下笔。

荆州多美女。文学“金花”,既是作家又是美女,似有历史渊源。楚国在此建都长达411年,多少倾国佳人、楚宫细腰。邹君君正式场合,也爱收拾打扮;时尚,但不过分;讲究生活细节,喜食素,爱健身,颇有点“小资”。听人说话,眼睛望别处,有点小迷糊状,其实话里话外她能听得滴水不漏。唯一不“小资”的,她不嗲不作,清新自然,落落大方,且心直口快,像个透明人,喜怒哀乐,虽不那么“形于色”,却绝对会“溢于言”,是个性情中人。说话直且犀利,“经常得罪了人还不晓得信。”她说。我曾给她个建议,也不记得哪本书看到的,叫做“延时三秒钟反应”。她连说对对对,可就是记不住。比如我让她准备一个会议发言,谈谈对市作协一年工作的看法,她话不打脑子过,脱口道,市作协像没做什么嘛!我说:哪能这么说呢!你看一,……二,……她这才明白,又说漏了嘴。性情率真如此,不写出好文章都难。

文学要灵气,谁都会讲,真懂的却不多。去年省作协举办高级研修班,荆州去了几位,其中有她。回来后不久,她拿出了中篇《花开灿烂》,描绘那个班上几天内的多彩生活,活灵活现;出场的人物,个个呼之欲出,几乎就是现实场景的拍摄,镜头运用却灵巧机变。袁小平评价说,很真实,花团锦簇。我说,飞花滚雪,太真实。所用评语皆出自《红楼梦》,事先却并没有商量过。这部小说的生活洞察力,对细节的敏感和记忆还原,下笔的轻灵婉转,都透出一股灵气。

所谓文心,文人之心,济世忧民,悲天悯人,似为先天禀赋;而人文情怀,世事洞明,应属后天学养。女作家禀赋过人者多,注重思想操练者少。邹君君杂学旁收,阅读面宽,哲学虽有些让她头疼,仍在慢慢啃。大约八年前,我编发过她的小说《老怀表》《家里来了一只狗》《寻找城市的汁液》,三部中篇构成一个系列,描写城乡接合部的游民半游民的生存——其生存仅止于为了生存,卑微的梦想也显得荒诞;其思想则处于未经启蒙的混沌状态。我曾评论说,她的这个系列,是高晓声“陈奂生系列”二十年后的延续,小说的深刻性在于:阿Q依然未死。长篇小说《同爱情作战》,生活积累的丰厚,却有点杂乱,暴露了思想驾驭力尚嫌不足。之后她经历了短暂的“沉寂”。去年我去松滋参加文联的评稿活动,读到她的新作,中篇《一厢情愿的左手》,顿觉耳目一新,她的生活眼界开阔了:她聪明地从一个青年女性的感情生活切入,一层层“剥洋葱”似的揭开了重大的社会主题——中国当代农村基层民主选举,房地产开发和农村土地出让,自然生态被无情破坏。恕我寡闻,敢于涉及这类题材的作家还很少。她看似不动声色,实则饱含情感。叙事从容自然,有生活质感,可信;真可谓是举重若轻。

邹君君作为小说作家的素质,比较均衡,没有明显的短板,这也意味着她需要付出的努力将是全方位的。大家看好她。相信她文学的明天,花开灿烂。

“全能神”杜撰“性情”邪说

“全能神”杜撰“性情”邪说

所谓“性情”,原指人的性格、思想及情感等方面,但在“全能神...[详细]

一梦江湖手游性情取向怎么选择 性格有什么影响

一梦江湖手游性情取向怎么选择 性格有什么影响

性情取向是一梦江湖手游中的玩法,玩家在参加活动或者做主线任...[详细]